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圈名秦枫

⭐️王杰希是自家先生⭐️

最近在追小英雄,吃胜出和各种bg(除轰百)

当然了,轰我最好吃!x

写什么都是因为喜欢!

脑洞了一个喻文州和喻文波的故事

兄弟情👌

【1】

喻氏夫妇喜得长男不久,又迎来了二子的到来。

“老公,这个尾字就取波吧。”

当时想给长男取“洲”的夫妻因为笔数过多只好摘掉三点水,而现在妻子想把这个偏旁加在襁褓中的二子身上。

“哥哥身上的遗憾,让弟弟来替他完成,寓意也很棒吧!”喻太太靠在丈夫怀里自言自语着,气氛满是甜蜜幸福。

“好,兄弟一起互帮互助,要一起开心长大。”他揽过心爱的女人,眼里、心里满是兄弟和睦的美好愿望。

【2】

“哥哥!教我画画!”喻文波六岁之后除了欺负隔壁小妹妹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黏在自己哥哥身边。

彼时七岁的喻文州人如其名一般文静,喜欢坐在画架前,沐浴和煦微风,享受被晴朗照耀的阳台,一坐便能坐一下午。

喻文波尤其喜欢哥哥认真挑选铅笔的眉眼,好像什么都搅乱不了他的闲然自适。

“好呀,可是素描很无聊,我教你色彩吧,你会喜欢的。”

知弟如他,他犹记得上次教小波素描时,弟弟由兴奋不已到一脸困倦的样子,弯起嘴角,啼笑皆非。

“你看梨的高光这里。”喻文州手虚指了一下:“直接用柠檬黄混白,不要加拿坡里黄,它会降纯的。”

喻文波似懂非懂,举一反三练了许多小物件,白天至黄昏,丝毫不见疲惫。

哥哥也就看着弟弟被阳光没去的半边脸,欣赏着他少有的温柔神情。

“颜色真奇特。比黑白好看。”喻文波丝毫不介意满身被颜料沾满,抻了个懒腰却也心满意足。

“你喜欢,我以后就陪你,你能开心真好。”


【3】

喻文州偶尔忘带了次钥匙,敲门好半天后妈妈才来开门:“对不起啊文州,我刚才在训文波,没听见门铃声。”

“训弟弟?”他将伞上的雨在浴室里滴尽,然后晾在一边,不顾有些淋湿的衣服就快走向弟弟房间。

“是啊!文波真是的,这次成绩居然倒退了了那么多,他虽然成绩不是最好但也算稳定啊,问他也什么都不肯说。”提起弟弟,喻太太又是一副愁容。

“小波?我进来了?”喻文州敲了敲门,担心弟弟可能心情不好就就尽量放缓着急的语气。

“小波?你是不是……?”

“嘘嘘嘘嘘——!”喻文州刚把门轻轻搭上,就被弟弟示意噤声。

“打lol呢,你先别说话。”手下操作渐渐快起来,不过几分钟,团战也就这么结束了。

“欸!又是全场mvp,舒服!”喻文波摘下耳麦,退回电脑桌面。

“老哥,你要和我说什么?”显然他才想起被冷落的哥哥。

喻文州弯下腰第一次那么严肃地盯着弟弟,虽然嘴角上扬,但神情可怖:“这就是这次考差的原因?”

此时他才有了紧张的实感,刚才被妈妈凶都没有如此让人心悸:“不不不!哥,你听我解释!”

收到一个“说下去”眼神,他嘴唇发抖的开口:“不全是……我还谈恋爱了。”

“我知道现在才初二,早恋不好,但我们是全班唯二都打lol的人,然后自然而然就……”视线紧盯喻文州脚边的地板,他压根不敢往上抬一点点。

“哎……”一声轻叹落在耳边,再就是头顶轻柔的触摸,喻文波撒娇似地往手心蹭蹭,似是得了便宜卖乖:“这两天任何不懂的题都可以来找我,我还有初二的知识没忘掉的自信。”

没有想象中的责备和任何一句说教,他圈住哥哥的脖子,一个劲地往哥哥怀里钻:“老哥我爱你!”

“我刚淋雨,脏死了,别碰我。”

“哪里,我哥怎么可能脏!”

喻文州走出房间前,喻文波确确实实地从门关上的声音里捕捉到了,是哥哥特有的纵容和鼓励:“下次把你的小女朋友带回家玩,我来看看她是不是有资格做我弟妹。”

【4】

不是不关心自己哥哥,相反喻文波比谁都更喜欢喻文州,只是被宠惯了,会主动去关心哥哥的时候真是少之又少。

“哥,你最近怎么这么开心?”喻文波在饭桌上突然发声,打断了妈妈的家长里短:“不会谈恋爱了吧?不过也是都高二了,没个暗恋对象都不正常。”

喻太太探问的目光投来,像是要把长子透析一遍:“是不是上次那个跟你一起出校门的女孩?还是那个挺漂亮的文娱委员?我觉得她们俩都挺好的,你可不许辜负任何一个。”

“无稽之谈,我可没有在和任何一个恋爱。”实在哭笑不得,喻文州喝了两口汤,结束了晚餐:“我对象姓‘荣’,叫‘荣耀’。”

毫不客气的白眼由妈妈和弟弟同时抛来,两人异口同声。

“还以为有什么料呢。”

“真死板,一点不像我当年。”

喻文州在浴室里卸去一天里所有疲惫后,被自己房间里的弟弟吓了小跳:“怎么在我房里?”

“老哥,你怎么会喜欢玩《荣耀》?”

“那你又为什么喜欢lol呢?”他将吹风机通上电,调到最低一档,为了能听清弟弟的话。

“可是你不陪我玩,感觉有些奇怪。”

“我打我的RPG,你玩你的moba,不是很好?”头发还有点潮,但喻文州觉得没再吹下去的必要。

“哥,我有点想做主播,每天直播打lol,让更多更多人知道这游戏有多好玩。”喻文波躺在哥哥的大床上,一个激灵打挺起来,没来由地突发奇想。

“好,你开直播间了,我第一个刷礼物去。”

他一直是说到做到的,靠省吃俭用竟也攒到了一套不错的直播设备。

“谢谢名字‘弟弟最棒’的朋友刷的礼物。”约莫在直播平台上混了小几月的喻文波轻车熟路地说着这些套话,暂关话题,扭头对喻文州说:“我知道我最棒,低调!”

【5】

喻文州被队友黄少天又一次嘲讽手速慢时,对自己突然定位模糊了起来。

为什么非来到蓝雨青训营不可呢?辍了学,义无反顾放下喜欢的文综,和之前已然在脑海里模拟过无数遍的大学生活,毅然决然走向了职业的路。

头脑聪明是不错,可手速慢,怎么也不能让人往“游戏打得好”的印象上靠。

“我说你不好好学习,来打什么游戏啊,坐在课堂里多好,说不定就被刷掉了呢?”黄少天说着这些话时,甚至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他认为的“吊车尾”。

不想解释什么,喻文州的迷茫很快也就散去了:“嗯,因为喜欢。”

不知道旁边桌的少年听到没有,但愿也不要听见。

黄少天开始有多看不起喻文州,那场赛后就有多看重冠名衔“蓝雨队长”的他。

时间证明了喻文州的喜欢绝不是什么易于摧垮的虚无飘渺,它一点点堆积成“喻文州”这个整体,也只能是喻文州。

“哥,恭喜你做到了。”是喜讯传开的两分钟后,喻文波打来的电话:“你当然做得到!”

“我知道你最最最最喜欢《荣耀》了!”

再后来弟弟说了什么,喻文州也没有在认真听,他沉浸在唯有弟弟了解的、不可名状的柔情蜜意里,挂断前才开口

“我突然觉得moba游戏挺有意思的,晚上你愿意带我吗?”

【6】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向浅眠的喻文州被手机铃声吵醒,他恍惚接起,用了几秒消化电话那头是弟弟的消息。

“哥……我被IG看上了。”是弟弟颤抖到不真实的声音:“终于身边有一样喜欢lol的人了,我们要一起朝夕相处、共同进步……”

“我能不能打好配合呢?我平时这么不着调,又自大,有点粉丝数量就开始膨胀。”

喻文州并不恼睡眠被打断的事情,他就安静地听着弟弟的美好憧憬

“怎么会?因为你最最最最喜欢lol了不是吗?”

这一夜注定无眠了,它绚丽而令人为此深深震撼。

【7】

喻文州刚点开弟弟的私聊框,又悻悻给手机锁上屏。

他在备战s8总决赛,作为哥哥不忍再去打扰分毫。

余光瞥见第六赛季的冠军奖杯,暗叹这个消息也都没能让弟弟知道。

“加油吧!”笔尖划擦过直面,等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看见了比赛分析上有自己的加油打气,放下笔,任由字留在纸上。

——“世界第一ADC今晚祝你美梦。”

【8】

蓝雨的训练室里时不时一片哗然。

“笑死我了,’恨不得把防盗门拴在小兵身上‘。”

“刀妹妹自闭乘以五。”

“神他妈刀妹妹哈哈哈哈。”

……

显而易见谈论对象并不与荣耀有关。

在战队老板的同意下,上至领导层下至新人替补,都公费看直播,欢喜雀跃着。

甚者有立旗帜的,格式为“如果IG赢了,就xxxx”的句式。

喻文州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表达,却也立了个旗帜

——“如果IG夺冠,我一定要给文波一个拥抱。”

“我靠,shy哥太莽了吧?”

“羞爹这么猛?!”

“哇,这波辅助可以!”

……

“赢了!”

“IG赢了我的天啊!”

“世界冠军!”

看直播的人里,有确实深爱这个游戏好几年的人,也有兴趣缺缺但被气氛感染的人。

总之IG夺冠的消息像是个炸弹,震荡得每一个人都轻飘起来。

无论能不能及时看见也无所谓了,喻文州现在就要说出来。

“文波恭喜你啊。最最最最最厉害的ADC,等你回来,我要给你一个拥抱。”

末了又补了条

“但是你阵子都没来找我,作为惩罚,我要你抱我久一点。”

【end】

【胜出】《你好,隔壁的孩子》

*无个性描写

*甜甜的青梅竹马(有吗?

*ooc

*有私设

*完全不知道写了点什么,抱歉,大概就是可爱的爆豪同学吧。





【1】

爆豪胜己看着有一头绿发的小孩猝不及防地跌倒在自己面前,发丝卷卷的,应该柔软得不行,他想。


“唔……好痛……”那个孩子这样微不可闻地抱怨,隐隐有些撒娇的哭腔。


这是五岁的爆豪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虽眼熟这个孩子,却不知所措着、也烦得很,但最后只是笨拙地把手抚上绿发孩子的头,像妈妈平时对自己的那样:“别哭了,男孩子还是要勇敢一点。”


果不其然,柔软的手感与爆豪所想相差无几,乘机,他又多摸了两下满足了自己的私欲。


抽抽噎噎的孩子好像的确有被鼓舞,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把满脸咸湿的液体用脏手擦去:“可是……还是会好痛……”


“你怎么这么麻烦!”爆豪挠了挠头,无可奈何:“我带你去涂个药。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能受伤,否则谁像我这么好心会帮你。”

语气中藏掩不住的小自豪。


绿发孩子终于笑了,脸上是伤痕也遮不去的水灵眼神。


爆豪一时看得出神,反应过来后脸烫得不行。


“以后你就跟着我玩吧!我保护你,一定!”他信誓旦旦地保证。


“隔壁的小胜,谢谢你。”绿发孩子也回应了这份稚嫩的誓言:“我能这么叫吗……?”


为什么如此眼熟呢?是三个月前的夕阳暮下,隔壁新搬来的绿谷太太带来了一点手工甜点作为礼物,身后藏着一个害羞的同岁男孩。


“不客气。”他记得绿谷太太当时也这么回应他对甜品的赞不绝口。



【2】

餐桌对面的妈妈突然发了话,安静的氛围被瞬间打破:“胜己,晚饭后你给出久家送点水果去。”


爆豪胜己因为吹热汤而撅着的嘴唇,喜感地愣在这个点。


“为什么是我啊!凭什么我非得给废久送水果过去啊!”也没有停顿多久,他马上拒绝了妈妈的要求。


“臭小子,因为爷爷寄太多过来了!”


“这不是重点吧!”


“我管你!你都十五岁了该面对了!你今天要是没去送我就把你腿敲断,看你也不需要。”是妈妈和爆豪胜己的日常斗嘴,没有间隙也没有距离。


他把碗筷一推,拎起妈妈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水果,去玄关换鞋:“烦死人了,老太婆!”


“臭小——”没说完的话被门重重甩上的一声巨响掩埋得严严实实。


除了关门声再传入妈妈耳中的只有爆豪为了表达自己不满而故意跺在地上的“砰砰”声:“老公你看看,胜己还真像个孩子。”


“不对,不如说他就是个孩子。”妈妈撑着脸这么想入非非。



【3】

绿谷出久刚打算牺牲晚饭时间一觉睡个饱,迷迷糊糊间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闹得心烦意乱。


“谁……?”他拖拖拉拉地去打开门,半身倚在门框边,看着令人困劳不已。


“……”


爆豪胜己在脑内模拟了一千遍该如何与引子阿姨打招呼。[阿姨好]不能忘记,[我来给您送点水果]打搅原因也要先说明,若是对方表达了谢意一定要马上接[不客气,平日里也感谢您的馈赠]……


但现在开门的并不是模拟对象,他想开口的嘲讽话哽在喉咙,半晌才结结巴巴出几个字音:“阿、阿姨在吗?我特地来给她些水果。”


话音刚落,爆豪就恨不得把自己或绿谷的其中一个掐死在绿谷家门口。


“嗯……?”发蒙间,绿谷竟也就这么顺着爆豪的话应下,睡眼惺忪,唇角也可爱地下垂:“妈妈说谢谢你,隔壁的孩子。”


“不、不客气……”



明明回想起来这件事都可以列入爆豪人生中最尴尬的事之一,可是直至爆豪能坦然去敲隔壁绿谷家时,仍被他一遍一遍甜蜜地回忆。



【4】


“叩叩——”


“你好,来给你送点老家寄来的特产。”


“谢谢,隔壁的小胜,不介意的话妈妈有在做糕点,待会儿会给你送过去些。”


END

一个无聊的置顶





谢谢你们来听(看)我bb




⭐️圈名秦枫,历史圈名颜绝(当然可以随意叫)


⭐️是个喜欢写温柔人物的普通高中女生




火影是永远的大本命


银魂/齐神/家教/小英雄/小排球/小单车/小滑冰/小跑步/凹凸


是个喜欢热血运动番和日常搞笑番的人ww


盗墓笔记/全职高手


 魔道有看,但很抱歉不喜欢这本小说




坚定墙头:赤砂之蝎/桂小太郎/狱寺隼人/轰焦冻/铃木达央


(请不要说他们不好,也婉拒认真的同担,即真爱粉(?),对不起)


    王杰希是自家先生⭐️




吃各种bg和有爱的bl




混声优(日中双坑)/lo/汉服/彩妆/阴阳师




 


💕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太太!




尤为感谢我的小伙伴们 @CHviet  @矢本忧_ 




大概就是这样吧,这就是我的所有啦,谢谢阅读




欢迎勾搭,喜欢小可爱们( ´▽`)

























【上耳】《读》

*仅上耳
*没有个性描写
*今天是个少女心得令人发指的上鸣(´▽`)





【1】
先暗自确幸一下春天的到来。

【2】
他深呼吸着,感觉全身都轻快不已。

“早。”上鸣听到自己发出一声问候,可教室空荡清净,没人会知道他的关心是怎么颤抖出喉间又怎样落在满是灰尘的角落。

但没人听到就好,也最好不要让她听到。

上鸣难得心情颇好地整理了一向乱糟糟的台板。用完没扔的纸屑、不敢拿回家给妈妈看到的低分试卷、几个礼拜前不见的皮筋……几乎什么都有。

甚至连一个季节前的某个昏睡下午突发奇想,洋洋洒洒写下的[情书]也压在课本底下。

说是[情书],非但没有令人心动的少女信封,甚至因为被上鸣蹂躏得不行,要不是凭角落的一滩墨渍,他差点连着和垃圾一起处理掉。

展开,无用功地来回抚平,他有些艰难地辨认这些扭曲的字迹。

没有问候、没有指明对象,排版也丑得不行。

“春天到来的时候,不知道人们有没有一个自己的定义呢?

比如脱下厚重大衣的时候、比如柳树抽枝发芽的时候,我硬要说的话,大概是看到你的第一眼。

那之后,从此初春永驻。

你确是像[春]的。我仔细思考过,三奈是[夏],热情四射;丽日是[秋],能抚慰燥热带来的焦虑不安;蛙吹一定是[冬],她洁白无瑕又单纯善良。

独你不同,你像春的乍暖还寒,但重点是,你是我新生命的春。


于是你出现在我身边后,我开始学会去留意春的阴晴不定,直至我发现回想起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尴尬窘迫、我的感动与喜欢,全是你。

你到来之前喜怒哀乐,你驻足停留后喜怒哀乐、喜欢。

我想,喜欢你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但等我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气,我就坦诚来到你面前,抛开一切顾虑的不必要,换一声[喜欢你]。”


——什么东西呀,矫情得……

上鸣脸少有的一片烧红,心里嫌弃着这种少女心,手上却好好得叠齐,而一个用力过猛,纸被手一带,扔到了教室门口。

还没来得及拣回,他的身子就尴尬的僵在座位上,满是折痕的纸被一双一直玩乐器的白手递过来。

“笨手笨脚的。”手主人是一个短发少女。

“早,上鸣。”女孩这么说,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啊啊……!早,耳朗!”他庆幸不已自己突然爱惜起情书的举动。

又想到什么,愣住许久。

直到耳郎坐回座位,上鸣才听到自己微弱的声音又有响起,应该不小了,至少女孩一定能听见,他确信。

【3】
“喜、喜欢你。”他说。

天气开始转热了。


END


【轰梅雨】我喜欢的蛙吹姑娘

*轰视角
*原题目不叫这个,突然白天一个矫情“我喜欢的蛙吹姑娘”,然后就拿来做标题了XD
*旧坑无数却还是毅然决然地开了这个坑
*OOC


【0】
我站在这里,看你跌跌撞撞地带着我从未见识过的景色向我扑来。

【1】
“小梅雨的话,可以跳很高吧。”不知道是哪个精神奕奕的女生开的口。蛙吹认真地想了会儿,手也托在下巴下,视线不知道注视着哪里:“最高的话……说不定可以扒到你家窗户哦。”然后眼睛眯起来,眸里像是撒了把星子,极为可爱。

现在想想或许是有些失态,当时我撑着头就这样盯了她整个课间。对此她好像没什么自知,我也就免去了再慌张掩饰的必要。

这就是我对蛙吹梅雨初印象的所有。


【2】
即使后来相处时间久了,[蛙吹同学]也没有摘掉[同学]的称谓。她向来小心翼翼呼唤的也只是[轰同学]。

练习场上我认同她是个难缠而坚韧的对手,日常生活里她便是个对谁都爱笑的漂亮姑娘。

固有思维打破的那夜,她抖耸着肩窝在丽日肩头放声大哭,一遍一遍向我们道歉,一遍一遍剜在我的心上。

明明是个特别爱笑的女孩不是吗?明明坚强得不行,也倔强得不行。

就是这个我思维认知里[讨厌在意的人叫她姓氏的]、[训练课上受伤后也从不喊疼的]、[我有点小在乎的]蛙吹梅雨打破了全部的坚硬,把内里最柔软的部分摊开到我面前。

愿者上钩,从真正了解她的美好到愈加在乎,我发自内心地越来越想去注视她。

“我最近感觉不太舒服……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蛙吹表情僵硬地说完,身边的丽日果然担忧地关心了两句。

[啊啊、抱歉。]我这么想,然后视线就收敛在了面前的数学习题上。


【3】

受伤事件的发生是个意外。

“没关系不疼。”是她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所以御茶子不用裹这么多层的。”

“对不起!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丽日有些窘迫的样子:“但还是请你下次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全。”语气中隐藏着嗔怒。

“我一定会努力不再让御茶子担心的!”得了便宜,蛙吹顺从地低下头,颇有些卖乖的味道。

她头顶的发旋直面着我,我不知是出自什么心理,将右手覆盖住那个旋,然后轻轻揉了揉感受着她每根发丝的柔软。

“对不起。”我开口,见好就收地放下了手:“下次不要再为我受伤了。”

当爆豪的攻击离我还剩三米时,我脑中划过无数个或躲避或解决的方式,而没有任何一个是[蛙吹梅雨强硬地挡在我身前]。

“怎么说呢……就是身体先动起来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因为我也想像你一样强大嘛。”

——大脑告诉我很危险,可是你能做到的事,我也想去尝试。



“当时前半场中,你有为我挡一次三奈的酸液、一次切岛、一次濑吕。”是很久之后的聊天了,那时职英工作早已数年,我硬着头皮百忙之中才得以约见她出来消遣娱乐。

知道她在说当年我神情严肃到令她吓一跳的受伤事件,但对于这些小细节我却毫无印象。

“每一个攻击都有漏洞。”这时她已经成长到直视我的眼睛而不会害羞了,我意外地只敢把视线投向地面,旁人看来可能傻得可以。

她笑了,我能感觉到空气都为此而鲜活甜蜜。

每一个攻击我都能解决,可你每一次都在我行动前先一步摆平风浪。

会不会养成依赖性呢?这个问题也在我瞬间来到你面前时显得格外多余。

“谢谢你。”
“谢谢你。”
月夜下重叠的道谢,霎时间土崩瓦解的不安,难以名状的酸涩四溢开,充斥满我们随后迸发出的笑声。

【4】
我们之间还有许许多多的日常,令人捧腹也好、使人落泪也罢,这里我便不再赘述。

这是我对于她最深刻但不仅限于如此的回忆。例如我主动表白的那天,她思虑良久后正面回应我的那天,岔就打到这里。

我喜欢的蛙吹姑娘,与我同岁、个性是蛙、喜欢也值得一切的温柔对待、还会开玩笑地同事务所后辈调侃。

我喜欢的人什么都无所谓,但一定得要是蛙吹梅雨。

【5】
然后她没有在意满身尘土,飞快爬起来,说了声对不起,急急忙忙跑开。


end

[王杰希生贺] 关于王杰希

我永远喜欢王大眼x

〈1〉
这天夹杂着蝉鸣的烦闷夏天以[夏休期]的形式撑进了王杰希的十八岁末。
还想在战队里处理一些事务的王杰希被经理半小时收拾好行李,然后类似于“赶”地送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车门落锁的时候,他同时清晰地听见经理笑意盈盈的关心。
——过个充实的暑假吧!

扯起已久的嘴角弧度在这一声真诚期盼中终于轻松落下。
戴上耳机、合上眼,王杰希听着半年前收藏的歌曲如今又是另一番味道。

〈2〉
那么话说回来,充实到底该如何定义?

王杰希把以前一些读不下去的陈情滥调给翻出来重新认真读完,少了些那时沉不住气的矫情,细细品味倒也有些少女悸动。
但终究无聊,夹杂在每一个不眠之夜的间隙里的想法被压力和忙碌一点点消磨殆尽。

把少年未尽之事填充进空虚是充实吗?

显然不是,他把那本言情物语往床下一扔。

思虑片刻,他突然翻起身下床,然后跪在衣柜前试图掏出深处的一个箱子。

王杰希自己都偏为嫌弃地拍干净手上的灰,揭开盖,赫然是各色颜料和许多作画工具。

他的画笔尘封在成为微草队长的那天,悉数取出,又找了几张杂志拍摄的战队官图,一笔一划,勾勒着队内的前辈们,看着方士谦在镜头前拘束的脸,明明也算帅气,但王杰希还是不留情面地笑了出来。

画架前一坐就是一天,等终于完善画面,妈妈在房门口早已催洗澡好久。

松松酸软的筋骨,收拾好作画工具,他喝着温热的牛奶,想着这大概是充实的一部分了。

〈3〉
找朋友们去玩玩吧。妈妈看着王杰希无所事事在家五天后这样建议。
看电影也好、吃饭也好、交个小女朋友也行,总之别闲着。她语气俏皮地说。

所以圈子又兜了回来,何为充实。

不知怎么想的,他解锁手机,点开了微草选手群,问起了一个哲学问题。

“打扰了,请问充实的定义是什么。”

“队长为什么这么问?”很快便有人回复。

“我觉得休假以来几天,我过得不是很有意义。”意下,我空虚。

顿时群里如沸腾般,以谈恋爱提及率最高七嘴八舌地议论。

“我说真要说充实,你去马路边扶扶老阿姨都算一桩善事。你毛长齐了吗就考虑起充实这种事情了?不合适!”语气毫不委婉,除了他,王杰希也想不出第二个。
“赶紧的来复盘两把,这才是你这种小屁孩现在该想的事。”方士谦的话劈开了王杰希脑中几天的混沌。

启动荣耀、插入小号卡,用魔道学者数次把方士谦的守护天使摁在地上摩擦后。一边听着他不服输的嘴硬借口,一边寻找着吊诡的角度继续攻击。

第十五次胜利,王杰希吁出一口长气,舒缓了所有的疑惑。

“虽然被你打败很不爽啊,但这是两码事。现在是北京时间,七月五日晚二十三点五十九分。”耳边缓缓流淌的都是平时爱和自己唱反调的前辈声音。

隔着机械,仍有一股强烈的暖意。

那边的几秒停顿,长得足以延长到宇宙尽头。

王杰希屏住呼吸,心脏一突一突地生疼。

“零点了,生日快乐啊,小队长。”想了想,对面的人还极为敷衍的给了个么么哒。

“挺好的,夏休期有空调、有水彩、也有你们。我觉得很充实了。”

两边安静了几秒,然后同时爆发出没心没肺的笑声。

—fin—



[王杰希]《值得》

*诗
*我心中的王杰希是神
*或许……ooc?
*文笔极差

睡前想的人是你,
醒来爱的人也是你,
念的是充斥在生命里的每一个你。

六一快乐,我的魔术师

《他》
偌大浮世
他爱三千

从懂事起的夏天
到黄叶遍地的晨间
从妈妈欣慰的脸
到初感心动时
女孩微笑的弧线
从班长到队长的
每一个不眠夜
由形单影只的无力
至品茗过去喉中回味的甜

他爱山、爱景、爱风的自由
他沐雨、沐浪、沐水的漂流
他本是海里一叶扁舟
却泊在微草的港里温茶暖粥

因为最爱是他们
而不是他或者他、他、她

所以停下追逐
义无反顾

END








【周江】你是三月春


*周江第二发
*极短
*我个人觉得小周像大哥哥一样有着不亚于方哥的成熟,也有不亚于江的温柔,他是轮回最好的队长
*可惜没写出周江感




电脑几秒中陷入黑屏,屋内瞬时暗顿下去,仅几缕从帘缝里洒进房间的月光勉勉强强可以描绘出物件的大致形状。

江波涛极力抻了个懒腰,凭借电竞选手侥好的视力,他端起桌沿的牛奶一饮而尽。

有些凉了,但余味悠长甜绵。他用指腹抹去嘴角微沾的液体,心情颇好地哼起小调。

“关于轮回副队的独家专访!”换好睡衣,江波涛戳开前几日的一家小众报纸的访问。

他承认自己记性不太好,所以才要再看一遍,确认自己没说些什么奇怪的话。

“您私下喜欢做些什么?会和轮回的各位一起游戏、运动吗?”

“我比较宅,也可能是懒吧。平时就看看动漫,打打手游之类的。运动的话,他们都嫌弃我跑得慢之类的所以现在也不爱掺和儿他们‘年轻人’。”

“您觉得现下轮回的大家还需要有什么改变吗?”

“他们都很优秀,硬要说的话……希望方哥能改改天天秀恩爱的‘毛病’。”


一条条看过去,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回答。他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角度,像页面上采访的图一样。

“最后,您能评价一下私下里的周泽楷吗?”

“怎么说呢……?我们私下里给他取的绰号叫作‘妈妈’。小周人特别特别温柔,有事没事就给几个房间乱的人整理,爱唠叨,但是从没有凶过我们。之前我失眠过一段时间,小周就在训练后给我们每人热一杯牛奶,不喝完都不能走。”

“怎么形容呢,他有孩子的俏皮味道,同时也是轮回最会关心人的大哥哥。但他的宠溺在我们‘不学坏’的基础上。”

“大概就是……既刺又暖。”

“他是轮回最好的队长。”

翻完关于自己的采访,好像只要是有关周泽楷自己的话匣子就关不上了。

“江波涛V:你是三月春。”江波涛睡前发了条令粉丝们意味不明的微博。

合上眼,江波涛沉沉睡去。

三月带有冬天还流连着的寒冽却活出了自己的暖。

三月春,你来时请对我好一点。



【许墨x我】先生与我

*许墨我喜欢你呜呜呜呜

【1】
“不许再叫我许墨先生了。”刚登记完,先生扬了扬手中一式两份的红本子,面朝我正色道。
“那……许墨?”兴许是自己面皮太薄的缘故,我想了半晌也只勉强去掉[先生]的称谓,但仅仅如此我都能感到一股热流涌上脸颊。
“不行。”他垂下眼帘,上前一步环住我,
有力的手掌箍紧了我的腰,他很高,我正好可以把红透的脸遮进他的胸膛:“再不叫亲昵点,以后我每天都用最恶心的称呼来惩罚你。”
思及先生的知识储备和没皮没脸程度,我只得低声开口:“老……老公……”
“听不见,可以再来遍吗?”
“许墨先生!”
“知道了。”宽厚温暖的手掌抚摸在我的头顶,我羞得不敢抬头看他表情,但也知道肯定是一副温柔的笑脸。
“我还有一辈子可以等你的第二次开口。”

【2】
领证后的生活不算太单调。先生虽说是个教授,涉及的领域对我来说还十分生僻,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一些浪漫。
“许墨先生……”我故意拖长音发出一句无奈。
刚做完下周的会议报告,我踱着小步想来厨房泡杯花茶偷个清闲自在,但厨房内所见,实在是把我一番好心情毁得荡然无存。
那段时间我因为工作连着劳碌了一个多星期,之前和先生约好的去品尝限定蛋糕也一直拖到了限期结束,好容易忙完,许墨先生却又将我的领域重地——厨房搞得一塌糊涂。
好好先生许墨竟然打着奶油似乎是在做甜点。崔魁祸首见我来了立马把嘴角扬起一个迷人的弧度,如若厨房整洁如初,现在他抱着一个盆奶油的样子我也许会花痴很久。
“先生搞完记得自己清理干净。”我从他身后探过头看着他忙碌,轻轻踮起脚在他脖子上偷个吻。
“既然我愿为夫人做甜点犒劳,那自然舍不得夫人劳累。”他这样,我真忍不下心埋怨。
“有时候,我真想和你打一架。”我依靠他背上,双手将他环住:“有时候,也想就这样抱抱你。”
没办法,许先生总会把我当孩子宠。

【3】
和先生正式升级夫妻后,我才发现许先生从前的嘴甜程度不及现在万分之一。
像任何一对恩爱夫妻一样,早晨在客厅玄关里我为他娴熟地整理好领带,路上小心还未说完,便被他打断。
“夫人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他朝我笑得一脸单纯,但眼底里尽是狐狸的算计。
“我没忘啊。”故意挑逗他,我知道他在意着出门吻。
“我提醒你,你下次可别忘了。”先生磁性的嗓音还未在我脑中散去,就感觉到他的薄唇从额头、鼻尖到嘴唇落下。
“夫人就是我一天的精力来源。”

明明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却每次都会被许墨先生的话逗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但这也便是许墨先生的可爱之处不是吗?

【4】
我喜欢的许墨先生博学多才;他不擅长厨艺却愿意做甜点补偿;他爱用甜言蜜语泡着我,目的是为了能让我更想去依赖他……
我喜欢的许墨先生是我未来人生的所有坚持。


【END】



【喻王】这位朋友,请你不要右划我


*探探梗,探探上喜欢心仪的人就右划,不喜欢就左划
*最近和朋友们一起玩探探好笑得飞起23333
*文笔不存在

【1】
“我靠!我们附近的人怎么就这质量啊!”
柳非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男性自拍,深感痛恶地点了叉,口中碎碎念着“一发入魂”。
“我觉得小姐姐都还不错欸……这个可爱我靠!喜欢了!”刘小别无心认真回答柳非,自己也在手机上戳戳弄弄。

这不是王杰希第一次在休息时看到这群人摆弄手机,口中还念念有词类于“丑”、“可爱”、“喜欢”等的评价。他蹙起秀气的眉,眼神锐利。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怎么英杰也喜欢夸人漂亮了?”王杰希决定主动询问,他虽说兴趣爱好、生活习惯都的的确确与楼下老爷子无异,但他不想被年轻一点儿的队员们甩开一大截。

“啊……”袁泊清刚右划的手一顿,迟迟才开口:“'探探'知道吗?安利你,快去寻找那个对的ta吧!”

探探……
王杰希眉头一抽:“这不是个约炮软件吗……?你们情感生活很寂寞……?”


训练室里突然安静了几秒,王杰希在出神于是否是说中了队友心事而感到抱歉后就被他们丧心病狂的笑声打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老干部,这个软件交友为主啊哈哈哈哈哈!”


“……”他没有回话。

“反正你也来玩啊!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无聊的软件。他想,手在屏幕上一点按下下载键。

【2】
姓名王杰希、性别男、个签空白,再带上之前蓝雨客场上记者拍的几张自己的近照,很好,王杰希的探探资料就算填好了,他满意地笑了笑。


于是学着新手指导的那样,随便左划掉一个女生,又右划掉一个男生。

他暗叫不好,会不会被人认作基佬?然后才发现,配对需要对方也喜欢自己,他兀自舒了一口气。


这就好办了,他想起队友日常对于这款交友软件的痴态觉得不是不能理解,顺手右划了恰巧刷到的柳非和楚云秀。

能维系友情也算不错,老干部王杰希放下对探探的成见,截屏了和楚云秀、柳非配对成功的页面上传到微博并配字“有点意思,期待一下和其他人的配对成功”

微博一下回复过千,回复无非就是“那个人居然真是杰希爸爸”抑或“刷不到杰希爸爸嘤嘤嘤”。

他没理会楚云秀私聊发来的嘲笑和柳非的震惊,持续左划,划出了一个令他呼吸一滞的人。

那是喻文州的日常照,他轻薄而性感的下唇印着星巴克杯沿,脸上带有甜蜜的笑意,视线没有对上镜头,但仅一个侧脸就足以令万千少女尖叫。

鬼使神差的,原来截了屏准备在微博上圈一下喻文州顺便嘲笑一下的王杰希,向右划了下。


“王杰希V:@喻文州V,这位朋友,请你翻到我时不要右划我【图片】。”


喻文州几乎秒评论,还po了一张和王杰希配对成功的页面。

“喻文州V:你就这么不想和我交友吗杰希?”

“王杰希V:哼,你目的肯定没有这么单纯。”

“喻文州V:是啊,我骗炮。”





【end】